您当前位置: 首页 > 名师名医 > 湖北中医大师 > 正文

湖北中医大师詹亚华教授

时间:2016-05-19 14:23:03 来源: 作者:

詹亚华教授

詹亚华,男,江西省南昌市人,汉族,1936年10月30日生,中共党员,湖北中医药大学教授。1960年7月毕业于华中师范学院生物系(现为华中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分配至湖北中医学院(湖北中医药大学前身)任教。曾在沈阳药学院(现沈阳药科大学)生药教研室进修生药学近两年,返校后参与湖北中医学院中药系(现为药学院)的创建和组建中药鉴定学、药用植物学、中药资源学学科工作,曾任教研室主任、中药系主任、湖北中医学院学位委员会委员、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医药学会中药鉴定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李时珍研究会副主任、中国自然资源学会天然药物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药材GAP研究促进会理事会理事、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GAP认证专家、科技部中药材GAP专家、湖北省质量技术监督局标准化专家、湖北省暨武汉市植物学会副理事长、湖北省、云南省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湖北省第二届药品评审专家、武汉技术经济咨询专家等。培养硕士、博士研究生多名。

詹亚华长期致力中药鉴定学、药用植物学、中药资源学、医药拉丁语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我开始接触中医药知识是在1961年上半年,当时学院举办全省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为期三个月,我有幸参加了这次学习。通过学习,我感到中医药理论博大精深,并开始对中医药理论知识有了初步的基本了解。1963年上半年,湖北中医学院为贯彻毛泽东同志关于发展祖国医药学的指示,决定创办中药系,选派我到沈阳药学院进修生药学,这就意味着今后我从事的专业将要由医用生物学转变为中医药学,我感到这个跨度很大,但我很愿意尽快实现这一转变。从此我就开始钻研中医药有关知识,并经常到学院中药标本室去熟悉中药材。同年8月,我去沈阳药学院生药教研室进修生药学,师从郭允珍、周荣汉教授。生药学相当于中医院校的中药鉴定学,是一门重要的专业课,和药用植物学和中药化学关系很密切。我反复思考,在浩瀚的中医药领域里,我将从哪里开始起步呢?根据中医药学的特点及我自身的实际条件,我选择了中药材的品种鉴定和质量控制为我一生的研究重点。因为我认为中医药学的中医和中药两者是密不可分的一个整体,处方中饮片品种正确与否以及质量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中医的疗效和信誉。中药饮片和中成药都是由中药材加工和制作而成的,因此中药材质量的好坏是中药质量好坏的决定因素之一。想到这里,我从内心产生了一种责任感和自豪感,因为我认为如果我能做好这一点,那我可算是把守中药质量关的卫士,是中医事业的卫士。为此学好专业,争取早日成才的责任感在我心中由然而生。

我于1963年9月至1965年5月在沈阳药学院生药教研室进修,经和导师商量,我把我学习的重点放在中药材和药用植物鉴别的有关理论和实践上,我也安排时间旁听了《中医学概论》课程。在学习中,我除了听课做实验,参加科研外,还随导师进行野外考察。通过学习,我基本上掌握了中药鉴定学和药用植物学的基本理论、知识和技能,能辨认400余种常用中药材及300余种东北主要的药用植物。我还参加了部分教学活动,增加了不少中医药学的基本理论知识,近两年的进修,为我今后的教学和科研工作打下了较扎实的基础,同时更坚定了献身于中医药事业以及从事中药教学和研究的信念。

1965年5月返回中医学院后,根据教学需要,我参与制定我院中医系60级野外教学实习计划,这次教学的主要任务是去利川县福宝山国营黄连种植场,除接触贫下中农和药工,改造思想外,就是广泛认识药用植物,采集标本,医药结合。通过为期2个月的野外教学,同学们普遍能辨认药用植物二、三百种,并能说明它们的主要功能和用于防病治病,大家都感到收获很大。

我认识到为要尽快步入中医药殿堂,我急需要做两件事,一是要多多认识中药材,二是要多多认识这些药材的基源(药用植物和动物物种)。为了进一步掌握中药材的性状特点和传统鉴别技艺,我从1965年9月至11月,到武汉市药材公司当时最大的药材仓库(六渡桥仁和街仓库)学习,我拜仓库的张琴楼老师傅(国家中药师)及周克超、王贤富、钱生楠等师傅为师,白天在仓库里辨认药材,通过看(表面和断面)、摸、嗅、尝来掌握其性状鉴别要点,遇到有毒的药材则严格控制口尝的量,并带一根粉甘草以解毒。师傅们工作忙时,我还参加一些发货劳动。晚上和师傅们住在仓库宿舍里看书、对照书本、整理笔记,随时向师傅们请教,与他们谈心交流。后1970年3月至1971年5月,我又分5次去武汉市中药材公司马场角仓库、湖北省中药材公司小兴仓库,五里墩仓库继续实习,向市药材公司各位师傅(此时张老已去逝)及省药材公司周荣山师傅学习中药材鉴别技艺,共近4个月。通过在实践中的反复学习,我写下了近30万字的心得笔记,按中药材的药用部位分类,共13本。为此我比较扎实的掌握了1000余种中药材的性状特点、基源,主要功能以及主要类同品、伪品。在性状鉴别的基础上,我还利用已有的植、动物内部构造及有关化学知识,钻研中药材的显微鉴别及理化鉴别,收益非浅。

我在大学期间是学生物学专业,对植、动物及其分类比较熟悉,这是我的强项,我利用这一优势,一有机会就到野外辨认和采集药用植物,武汉市的龟山、蛇山、桂子山、狮子山、磨山、九峰等都是我经常去的地方。几十年来,我几乎跑遍了湖北省内各地市县,特别是药材产区和大山,如宜昌市的兴山、五峰、长阳、秭归,十堰市的房县、丹江口、郧县、郧西,随州市的随县,孝感市的安陆、大悟、应城、广水、京山、孝昌,襄樊市的襄阳、保康,荆州市的江陵、松滋、洪湖、潜江,黄冈市的英山、罗田、麻城、蕲春、武穴、浠水、团风,咸宁市的通山、通城、崇阳、咸宁,黄石市的大冶、阳新,特别是恩施州的8个县市,神农架的各乡、镇我均跑遍了,大别山的顶峰先后登了5次。我还坚持每年带学生上山进行药用植物学野外教学实习。通过多年的野外实践,我对药用植物的辨认技术提高很快,能识别1000余种药用植物,并能说出它们的分类地位,主要特征和功能。能掌握全国及我省主要地道药材的种类和特征。

1985年~1988年我有幸参加国家经委下达的《湖北中药资源普查研究》工作。我代表中医学院参与了项目设计、论证及全省普查骨干的培训,并多次亲赴神农架等重点地区实地调查和进行技术指导。对采集的药用植物标本进行鉴定,对《湖北中药资源调查研究报告》、《湖北中药资源名录》进行审定和修改。此项研究荣获湖北省科技进步一等奖(1990年,集体奖)。在此基础上,我还合作主编了并出版了《湖北中药资源》、《湖北中药资源名录》两部专著,全面、系统介绍了湖北中药资源的种类、分布、用途及开发利用和保护的现状。

在长期对中药资源的研究中,我对驰名中外的原始森林区神农架情有独钟。我认识到,神农架由于其独特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使其成为多种植物、动物区系成分汇集之地,其植、动物种类繁多,且蕴藏着极为丰富的中草药资源,不负世人誉为“天然植物园”、“天然动物园”、“植物、动物种质基因库”和“中草药王国”之美称。因而萌发了我要向世人全面介绍神农架中药资源的宏愿。我在湖北中药资源普查的基础上,继续对神农架的中药资源进行全面考察。考察期间,我和我的同事们翻山越岭、涉水钻林,踏尽了神农架的河谷荒原。尤其是对核心保护区的考察。更是不畏酷暑和艰险,甚至几次冒着生命危险。白天实地考察,采集标本,夜间整理资料,鉴定标本。我与同道们采集了大量的标本,拍摄了大批照片,收得了大批宝贵的第一手资料,终于1993年完成了《中国神农架中药资源》的编写工作,该书于1994年9月由湖北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时任湖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王重农为本书写了序言。

《中国神农架中药资源》为国内外第一部水平较高、全面反映神农架中药资源现状与发展的专著。全书分六章,98万余字,共收载神农架现有分布的药用植物195科816属1886种,药用动物110科172属211种,药用矿物14种和其它来源中药17种。并对神农架有分布的164种民间草药,112种珍稀药用植物,36种珍稀药用动物进行了重点论述。书中第四章‘常用中药’一节逐一简介药物的来源、分布、生境、功效及年产量;民间草药一节则全面介绍神农架富有传奇色彩的“七”类和“还阳”类药材,并增加释名,植物形态等项。第五章对珍稀濒危药用植、动物逐个增加介绍保护价值、保护措施和繁殖方法等。此书被专家誉为“首次全面、完整地反映我国中药资源最丰富地区——神农架中药资源的全貌,填补了该地区长期缺乏这方面专著的空白。”是“开发利用神农架中药资源的指南。”湖北省新闻出版局等单位为此书出版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该书被推荐参加了全国第六届书市展销,被评为中南地区优秀图书一等奖,并荣获1997年湖北省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

我这一辈子所从事的工作光荣而艰苦,在野外工作且不说苦和累,有时甚至有生命危险,如高山路险,时有毒蛇或意外事故,每次外出都不敢说能平安回来。如1987年8月我在神农架考察中药资源,和省中药材公司一位大学刚毕业的小伙子从神农顶沿阴峪河步行而下,第一天晚在白果树坪休息,后半夜雷电交加,大雨倾盆,第二天仍下大雨,山水猛涨。怎么办?如住下,至少要耽误3~5天时间,将打乱整个考察计划。当机立断,天一亮赶快出发,边走仍边考察,快到板仓时,新路被洪水淹没,只有走老路,但要通过一座已近两年少有人走的老桥,桥架已被咆哮的洪水冲得吱吱发响,摇摇欲垮。此时,已无退路,大水已把回路断了,只有横下一条心,“过”!当过去后真有一种绝处逢生之感,至今想起仍有后怕,但毕竟走过来了。又如2002年7月,我和省科技厅、宜昌市科技局、长阳县科技局、榔坪镇有关领导考察榔坪木瓜基地时,不慎摔倒,失去知觉40余分钟,当抬到镇医院后才苏醒,后经检查,老天保佑,幸无大碍,休息几天后一切正常。

回顾几十年的工作实践,我更加认识到我所从事的工作虽然平凡,但却伟大和光荣,我所从事的工作都和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和繁荣习习相关,我感到很自豪,同时我也更热爱中医药事业,和中医药的感情更深了。记得在前几年,一位中科院院士在武汉一所高校作报告,竟说中医是伪科学,我即情不自禁站起来和他辩论,说得他哑口无言。没想到此事竟惊动了不少中外媒体,我还收到不少支持信件,令我感动。

我十分注意将自己的学术思想通过著书立说而传承。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已和全国著名中药专家郑宏均主任药师组织全武汉市中药教学、科研、检验、生产、营销方面的专家编写出“湖北中药材鉴别手册”,成为全省中药材鉴别权威著作之一,在全国同行中也有较好影响。在此基础上,于2000年对该著作进行修订,于2010年8月出版《现代中药材鉴别手册》(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分总论、各论、附录三部分,各论收载中药材1037种,同行评价内容科学,重点突出,联系实际,使用方便,实用性强,是各级药检所、中药材公司、医院药剂科、有关院校,科研院所经常使用的工具书之一,也受中医药爱好者喜爱。我还编著了一些专著和教材,受到欢迎。

我的学术思想和观点十分明确,归纳起来有以下两点:

(一)中药质量首先取决于中药材的质量

1.中药材品种混乱,来源复杂,必须正本清源,确保来源准确,做到一药一名。

2.中药材鉴别不仅要注意基源无误,性状符合,更应注意活性成分的含量和稳定,无污染,以及有害物质必须在安全标准之下,要确保中药材的安全、有效、稳定、可控。

3.中药材必须重视地道性,应大力发展地道药材。

4.中药材必须重视规范化生产,应坚定执行和不断完善GAP(中药材生产质量管理规范)。

5.应大力整顿和规范中药材市场,加强监管力度,杜绝伪劣药材进入医院和药店。

(二)中药资源状况是决定中医药事业兴衰的重要因素

1.目前我国中药资源状况堪忧,珍稀濒危中药资源的保护刻不容缓。

2.中药资源状况及可持续发展是中医药事业兴衰的决定因素之一,应高度关注。

3.应将“中药资源现状及发展对策"作为一门必修课,对所有中医专业的学生开设。

4.中医药现代化应首先把中药现代化放在首位。

5.应注意研究中药与天然药物的异同,充分发挥两者的长处,相互促进。

我的科技成果及论著等主要有:

曾主持省十五重大科技攻关项目“湖北省地道药材规范化种植研究及示范基地建设”,成果获2007年湖北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排名第1。

曾主持国家级、省部级科研项目9项。其中8项为第1负责人,1项为第2负责人。

1990年曾获湖北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湖北中药资源普查”(集体奖)1项,后又获省科技进步奖三等奖五项。其中3项排名第1,1项第2,1项第3。它们是:中国神农架中药资源(1998年);英山桔梗丰产优质栽培研究(1999年);中国神农架(2000年);恩施道地药材品种调查及其开发前景的研究(2003年);湖北省中药材市场532种假劣品种的鉴别分析与对策研究(2004年)。

1996年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证书。

2009年获国家科技部“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基地建设十周年先进个人”荣誉证书。

2011年获湖北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湖北省卫生厅联合授于的“湖北中医名师”荣誉证书。

我曾主编并出版“药用植物学”、“医学拉丁语”、“生药学”等教材3部,主审“中药资源学”、“中药栽培学”、“药用植物栽培学”等教材3部。

曾主编并出版“中国神农架中药资源”、“现代中药鉴别手册”、“湖北中药资源”、“湖北中药资源名录”“中国神农架”等专著或工具书6部,主审和参编专著12部。

曾公开发表“延龄草生药学研究”、“巴基斯坦药用植物资源考察”等学术论文70余篇。

先后承担过“中药鉴定学”、“药用植物学”、“生药学”、“医药拉丁语”、“中

药资源学”、“药事管理学”、“中药商品学”等课程主讲。

总结自己的一生,只所以能做出点成绩,可概括为基本上做了56个字,即坚定信心,锲而不舍;虚心好学,勇于实践;锐意进取,勤于思索;心胸豁达,善待他人;严于守时,善于安排;勤苦娱体,不可缺一;敬业守业,贯彻始终。我认为敬业、守业,其内涵至少包括热爱专业,肯为它献身和遵守职业道德。医药卫生人员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人民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商贸人员也要讲诚信,各类人员均要受到自身职业道德的规范。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在商品大潮的冲击下,切不可见利忘义,被金钱熏黑了良心,忘记了做人的起码准则。特别是在医药战线上工作的人员,更不能忘记做人的起码准则。我虽年事已高,但仍要不断学习,不断进步。我要在保养好身体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学习,不断进取,力所能及的继续为中医药事业添砖加瓦,与时俱进。

上一条:湖北中医大师张六通教授 下一条:湖北中医大师王伯祥教授

关闭